您当前位置:首页 > 走进岚山 > 风景名胜

叠嶂矗霄阿掖山

来源:管理员  发布时间:2017-09-28 【字体: 

叠嶂矗霄阿掖山

 阿掖山位于安东卫东侧,是由观山、轿顶山、笔架山、慈眉山、鳌头山、凤凰山、金牛岭等山峰组成。安东卫占城东北角便是依山而建,其山余脉向东南伸入黄海,造就了现在岚山港的海底基础。阿掖山纵横几十里,方圆十五平方公里,主峰老爷顶海拔314米。这里峰峦叠嶂,云雾缭绕,怪石幽谷,冠于群山。自古便有叠嶂矗霄真如画,天成景色即蓬瀛”的美称。

  光绪《日照县志》援引《方舆记要》云:“掖作夜谓临海雾气常昏如夜,故名”,因谐音故称“阿掖山”。

  安东卫志记载“阿掖山……形势端重,冠于群山诚一方巨镇也”。

  阿掖山不仅山清水秀,而且奇石怪景颇多,顺山而上,穿石门,过石墙可达主峰“日观石’,处。其石“巍峨峭拔,绂绕如椅望”。伫立石上,东望可观缥缈的车牛山、达山、平岛三岛,此三岛被谓之日照海上的三颗名珠。附近海域鱼类资源丰富,是我市主要渔场之一,岛上是许多珍稀鸟类的栖息地。南望可窥秦山海市佳景,古志述其秦山海市谓“其山半出水面,如沉如浮,远望云天一色。每到春夏之交,变化无常,时如楼台城廓松竹人物之状”。西望可鸟瞰古城安东卫的风貌;近看岚山港雄姿,港区的繁荣景象可尽收眼底;远眺在落日的余辉中,绣针河水的粼粼波光依稀可辨;夜晚,可感受石臼、连云两港的辉煌灯火;清晨,可观赏日出扶桑的胜景。登山途中还可看到“蛤蟆听经”、“苍鹰唤海”“石门石墙”、“万卷书”、“金盆底”、“磨剑石”、“石船”、“飞来石”等形象生动的景致。

  阿掖山上自然洞穴名闻遐迩。位于主峰西侧的水帘洞,古人曾言“虽赤旱炎蒸,甘寒清冽,水自上而下笼罩洞口如帘”,因此而得名。自古以来,文人志士前来结游不断,题词、诗句,刻满洞壁,至今犹存。对其胜景卫藉本卫指挥胡然奇赋七绝以志:

  千里雪瀑挂长川,玉井涛飞峰顶泉,
  点点珠垂非用线,水晶帘底月初圆。
  水帘洞以南有梅花洞,洞前苍松相掩,于洞口听松涛如山呼海啸。
  主峰东北侧有桃花洞,洞前山势险峻,磴道崎岖,洞内可容数十人。此处可远观“鹞子崖”,在陡壁悬崖之上布满山鹰的巢穴,有大胆者可从悬崖顶部用绳索缒下,在与山鹰的撕打中猎取鸟蛋。

  在“苍鹰唤海”上方有一邵平洞,洞口旁有一古老山茶树,繁枝茂叶掩映洞口。据说以此茶为主,佐以其他泡制的“仙茶玉液”可医百病。

  主峰北侧有一能容纳数十人的陈僧洞。据安东卫志记载“陈僧,元时炼丹于阿掖山之洞,后破壁飞出,今洞以陈僧名”,遗迹尚存。此地以陈僧为仙人,故又称此洞为“仙人洞”。此洞的神奇在于,进洞后言大,数十人可同时坐卧;言小,只可七八人倚壁小憩。这要看游客对此洞的虔诚态度。

  在皖云观下方还有一处洞穴,深不见底,掩映于峭壁之下,至今无人敢进,有待今后探险者考查其祥。

  阿掖山上不仅有天然的幽谷深洞,秀丽的自然风景,而且还有几千年以来一脉相承的文化遗址,这足以说明安东卫悠久的历史文化是何等的灿烂辉煌。

  阿掖山东侧有一唐代寺庙,是属东南沿海最早的寺院之一,其建筑规模之宏大也是邻近庙宇无与伦比。庙内佛殿三座,东西各有一排厢房,正殿内塑有十八尊罗汉,一尊卧佛,塑像宏伟壮观,栩栩如生。佛院内有巨钟一口,晨鸣一百零八响。明时卫籍举人赵应元《山寺晨钟》中写出了卧佛院的佛堂盛事:

  “开门梵宇晓山空,一击鲸音万壑通,
  啸月野猿归别涧,避烟驯鹤唳苍松。
  老僧犹坐残灯畔,行客俄惊逆旅中,
  百八频敲声欲尽,朦胧曙色渐生东”。

  佛院内有三株千年银杏树,今存两株小株高28米,苍翠茂盛,世为罕见。大株高29米,卧佛院曾毁于大火,重修于元大德九年,有潘文炳所书重修卧佛碑”立于其间为证。
位于阿掖山主峰东侧,另有一处寺院,名曰观云院又@称皖云观,俗称上寺,是属道教之地。此院建于至元元年@(公元1264年)也即南宋景定五年。庙前为深涧,涧两侧遍生金银双花;院外围以竹树,绕以清流;危石峭壁,山鸣谷应。春夏之交,野花掩映,清香飘逸;飞瀑清泉,绚丽多姿。宴饮于院台之上,看日出扶桑观海市三岛,可谓神仙之地,是阿掖山难得的一处景观。

  观云院前有古洞数处,掩于危石峭壁之下。院中曾发现两块元代碑刻,其一为无字碑,碑高1.65米,宽0.60米。无字碑在我国现存的已不多见,而观云院这座无字碑所示何意有待研究。

  位于阿掖山峰顶,西南侧一片开阔的平台之上建有三元行宫,系明代安东卫指挥使王世禄与安东卫绅士胡承烈共同操建。安东卫志云:“上出霄,重下临无地”。言其庙堂地势极高,登庙如临云端,寺院之下,云雾缭绕,虚无缥渺,如人仙境。

  阿掖山不仅山势隽秀,而且有丰富的林业资源和鸟类资源。山风掠过,林涛涌动,绿波漫卷;松香阵阵,沁人心脾;空山鸟语,令人心旷神怡。春夏之交,山坡绿茵之中蒿草青青;红、兰、白、黄各种野花争妍斗奇;野菊花、蒲公英、旱莲、百合、仙鹤草、白头翁等几十种中草药材漫山遍野;尤其阿掖山主峰老爷顶上的柴胡更为名贵,是难得的中药珍品。

  阿掖山植被丰厚,涵养水分,大旱之年仍流水不断,泅需四方。山、水、林、鸟相互依存,休戚与共,构成了自然和谐的生态环境,真乃青山悠悠,绿水悠悠也。

  清代享誉“南施北宋”的著名诗人宋琬,登阿掖山后曾留下传世之作,曰:

   未雨山如醉,既雨山如醒,
   遥遥山云间,苍翠无时定。
   我携筇竹杖,扪萝践危磴,
  平穿鸥鹭群,幽造鹿麋径。
  高峰矗层霄,突兀有馀劲,
  鸣鼓云色摇,吹箫谷声应。
  僧房山鸟栖,松际孤烟凝,
  薄暮投石床,阑干醉复凭。

  人曾言道“黄山归来不看岳,登岳归来不看山”,然而阿掖山自有阿掖山的山野情趣,如水帘洞中东牟郭毓贤题壁所言一样“莫道撇岩石,珍玳各不同”,这应是游阿掖山最好的缘由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