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互动服务 > 热点稿件

深圳3村官失联一个多月 纪委表示“不清楚”

来源:人民法治网  发布时间:2015-08-17 【字体: 

深圳3村官失联一个多月 纪委表示“不清楚”

梧桐山社区最近颇不平静:社区工作站站长、梧桐山实业股份公司董事长及总经理,截至昨日此三人已失联超过一个月。目前这三人的下落不明,实业股份公司内部人士透露领导涉案被市纪检人员带走,但市纪委表示“不清楚。”

邱姓董事长6月还现身接受采访

失联的两名社区机构负责人,分别是梧桐山实业股份公司董事长邱某、总经理黄某,以及梧桐山社区工作站站长冼某。其中的董事长邱某,今年6月中旬还出现在媒体的报道中,当月下旬失去联系。

7月初,南都记者两度前往该股份公司,两次均看到董事长、总经理办公室紧闭,叩门亦毫无反应。在相邻的副总经理办公室,几名股份公司工作人员如此回应董事长 与总经理的去向,“出事了,找不到的,不会再来上班了。”股份公司值班保安亦透露,公司领导涉入一宗土地案件被调查,但具体什么案件大家并不清楚。

梧桐山社区的上级主管部门接受南都询问时并未透露任何信息,一名不愿具名的干部则表示“这事是市里面的纪检部门在办,我们也不了解具体情况”。

本月初,南都记者向市纪检监察部门采访询问,次日获得回应,一名工作人员给南都记者来电表示“这个事情我们的回应是,不知道”。

三名干部去向成谜,虽然有关部门均表示不知道,但三人的手机从6月底至今的一个多月内一直显示无法接通状态。昨日,南都记者从梧桐山社区相关人士处获得确认,三人自被带走后至今未归。

6月中旬,位于梧桐山实业股份公司一墙之隔的“深圳市非遗文化产业园”被爆出丑闻:产业园的经营主体“深圳市梧桐逸苑文化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欠债失联,引起当地商家恐慌,当时梧桐山实业股份公司董事长邱某还出来安抚,并接受媒体采访。

在梧桐山社区走访,社区和股份公司负责人被抓的消息早已传得沸沸扬扬,众多商户受访者都将问题指向违建以及前不久出事的“非遗文化产业园。”

“非遗文化产业园”老板欠债失联

走进这个产业园,就可以发现不足百米处挂着红旗的梧桐山实业股份有限公司的院子。

这处挂牌“深圳市非遗文化产业园”的地方,通常对外宣传的名称则叫“巷子坊”,拥有不到百米的一条巷子,以及两边两栋4层的建筑物,分别有咖啡厅、素食馆、客栈等数家商铺。南都记者询问当地商家及居民当地有何非遗文化产业,受访者均笑着摇头或表示不清楚。

唯 一与文化产业有关的似乎就是一家名为香云纱的展馆,挂着唐卡艺术展览的宣传广告。在这家名为“梧桐逸苑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的公司门口,挂着多个醒目的招 牌:“深圳公益文化创意中心”、“深圳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产业孵化基地”以及由深圳市文体旅游局于2013年颁发的“深圳市文化创意产业园区”。

公开的媒体报道中,巷子坊(深圳市非遗产业园)2012年2月25日开业,“集聚了创意生活圈、艺术家工作室、非物质文化遗产基地等”,并号称要做“深圳的宽窄巷子”,而后者是成都著名的非遗产业文化旅游景区。连续两届深圳市文博会的分会场,均在此处有设点。

今年以来,巷子坊的经营主体、梧桐逸苑文化发展有限公司财务出现问题:公司员工多月没能发出工资,公司董事长肖某再未出现在巷子坊,员工讨薪无门,将肖某告到罗湖区人力资源局欠薪保障办,该办于今年3月18日下发了行政审批决定书。

这份通知书至今还贴在这家公司门口。内容称,梧桐逸苑公司员工朱某遭拖欠工资8480元,向人力资源局提出“员工欠薪垫付申请”,而该局同意先行垫付,并要求梧桐逸苑公司“主动偿还已垫付的工资”。旁边另一份决定书称,胡某等15名员工遭到欠薪,共计96982元,人力资源局也予以垫付。

这家公司的总经理孙小云接受南都采访时称,公司系从社区股份公司签下十年的租约,公司董事长肖某欠下巨债后失踪,打电话也不接,公司一下子陷入危机,自己作为股东也连带承担巨大的债务,苦不堪言。

女老总哭诉被董事长骗光资产

孙小云是潮汕籍女商人,此前经营一家服饰连锁企业,说起此事悲从中来苦水倒个不停。孙小云说,肖某经过朋友和自己认识,“他很会来事,见一次面就叫我姐,人前人后都这样,我还提醒他不要这样。”很快,第二次见面时,肖某一脸紧张地找到自己,声称财务需要周转、公司员工发不出工资,急需50万元,并承诺一周之内绝对还清。

尽管公司财务等人坚决反对,孙小云还是将钱借给了肖某。时隔一月,肖某不见还钱,却找来说,自己的非遗文化产业园准备扩大业务,需要追加100多万元投资,希望孙小云继续帮忙。

至此,两人的资金重叠日益密切。“我当时昏了头一样,就这样和他来往越来越深,很多朋友都骂我不清醒,但我还是选择相信了他,现在看来完全是糊涂了。”孙小云自称将自己公司的资金、人脉资源甚至和前夫的房产都抵押贷款出来协助肖某。

“直到去年底,他知道我的钱都挖光了,没有利用价值了,就消失了。”孙小云自称如梦初醒,向肖某追讨资金,结果电话都被屏蔽。

孙小云称,事后自己才发现,肖某完全是利用人脉整合资源做一个虚幻的项目,这个项目需要不断地圈钱和投钱,一旦资金链破裂,就选择了卷钱跑路。

对于上述说法,南都记者先后向肖某打电话发短信求证,但一直无人接听。近日,肖某终于发来短信:谢谢关心,无需回应和澄清,事实胜于雄辩,所有事情己在走法 律程序,她仅仅是想干扰公正,她、我是什么人,怎么样的人自有所有合作商会评估,当下上策是坚守法律底线、保护商家利益、维护股份公司物业正常运营……

南都记者采访发现,这家公司拖欠员工的96982元薪水,只是这家公司财务黑洞的冰山一角。去年9月,肖某失联,蜂拥而至的债主让孙小云吃了一惊。“有一个姓钟的债主,借给他170万元,另一位借给他180万元,还有一个杨姓债主两次借给他613万元。”孙小云称,她自己先后给肖某提供的担保及借款,共计达1700多万元。肖某失联后一个月,她的两套房产均被法院冻结。

出事村官被指通过违建牟利

孙小云及周边商户对南都记者称,6月初,肖某的妻子刘某出现在巷子坊,巷子坊十几名商户业者闻讯赶来将刘某围堵,要求还钱,警方也一度介入调解。孙小云拍的现场照片显示,中年妇女刘某被围堵在一家茶室内,不停地拨打电话。

肖某及其公司,是巷子坊的经营者,也是入驻商家们的二房东。肖某策划了非遗文化产业园的项目,并通过个人人脉关系运作获批,从梧桐山实业公司拿下巷子坊几栋楼的长期租约,开始运作文创商业地产,但经营仅3年,资金链就出了严重问题。

深圳市梧桐山实业股份有限公司邱姓董事长当时对媒体介绍,肖某在去年9月失联后,因为“欠租”问题,该公司已起诉到法院,等待法律来解决问题。一方面,股份公司希望能够终止与肖某的租赁合同;另一方面,该公司也希望法院能够向肖某追讨300多万元的租金。

这是邱某在任上的最后一次公开露面,半个月不到,他就与公司总经理黄某先后失联。

孙小云称,股份公司在明知肖某等人没有能力运作这个项目的情况下,依然和肖某一起以“非遗文创园”的名义建设这片商业地产,但实际上这些地产并无任何合法手续,从法律上来说是标准的违法建筑。

孙小云认为,在这个项目中,肖某运作搭建文化产业园的旗号,股份公司负责人趁机搞起违建并将其放置于“文化产业”的金字招牌下,各取所需,肖某用项目来圈钱圈投资,而股份公司负责人则趁机搞违建获取暴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