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互动服务 > 热点稿件

资金周转困难 骗取贷款获刑

来源:人民法治网  发布时间:2017-04-06 【字体: 

近日,宜州市人民法院以被告人潘某甲犯骗取贷款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以被告人韦某乙犯骗取贷款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八万元。

2011年间,被告人潘某甲、韦某乙和潘某乙、潘某丙四人共同出资成立宜州市某蚕业有限公司,从事鲜茧收购、烘烤及其副产品销售,潘某甲担任公司的法定代表人。2013年3月和2014年3月间,因资金周转困难,潘某甲、韦某乙经合谋后以欺骗手段取得广西宜州某金融机构的贷款共计400万元。

2013年3月,潘某甲虚构韦某乙经营宜州市石别镇某蚕茧收购站的事实并找他人制作了贷款所需的《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鲜茧收购资格证》、《税务登记证》、《机动车行驶证》等虚假材料后,由韦某乙使用上述虚假材料以韦某乙的名义和兰某、沈某以“三户联保”的方式向广西宜州市某金融机构申请贷款,骗取得该行的贷款200万元。该笔贷款由潘某甲用于宜州市某蚕业有限公司生产经营。2014年3月,该笔贷款到期时,潘某甲已将利息及本金归还完毕。

2014年3月,潘某甲和韦某乙以同样手段骗取得该行贷款200万元。该笔贷款由潘某甲用于宜州市某蚕业有限公司生产经营。该笔贷款逾期后,韦某乙归还35.5万元,兰某和沈某归还175.5047万元,三人共同将利息及本金归还完毕。

2015年5月19日,潘某甲接到宜州市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大队电话通知后自行到宜州市公安局石别派出所接受调查。2015年7月3日,韦某乙接到宜州市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大队电话通知后自行到该大队接受调查。

法院认为,被告人潘某甲、韦某乙以欺骗手段取得银行贷款共计400万元,情节严重,其行为已构成骗取贷款罪。公诉机关指控潘某甲、韦某乙犯骗取贷款罪的事实和罪名成立。在共同犯罪中,潘某甲、韦某乙合谋骗取银行贷款,潘某甲找他人制作贷款所需的虚假材料,后由韦某乙持虚假材料骗取得银行的贷款,二人均起主要作用,均是主犯,应当按其所参与的全部犯罪处罚,但韦某乙所起的作用相对潘某甲较轻。潘某甲、韦某乙接到公安机关电话通知后自行到指定地点接受调查,视为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是自首,可以从轻处罚。韦某乙在贷款逾期后归还了其中的35.5万元,本案骗取得的贷款已全部归还完毕,本院在量刑时予以考虑。综上所述,韦某乙具有自首情节,归案后认罪、悔罪态度较好,所在社区对其平时表现评价良好并愿意配合相关部门对韦某乙进行监管、帮教,可以依法对韦某乙从轻处罚并宣告缓刑。根据潘某甲、韦某乙犯罪的事实、性质、情节和对于社会的危害程度,法院作出上述的判决。

主审该案的法官解释说:骗取贷款罪是指以欺骗手段取得银行或者其他金融机构贷款,给银行或者其他金融机构造成重大损失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行为。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七十五条之一,以欺骗手段取得银行或者其他金融机构贷款、票据承兑、信用证、保函等,给银行或者其他金融机构造成重大损失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给银行或者其他金融机构造成特别重大损失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骗取贷款罪与贷款诈骗罪也可能相互转化,甚至在案件性质上刑事可能转化为民事,民事可能转化为刑事。《全国法院审理金融犯罪案件工作座谈会纪要》规定“对于有证据证明行为人不具有非法占有目的的,不能单纯以财产不能归还就按金融诈骗处罚。另要求严格区分贷款诈骗与贷款纠纷,对于合法取得贷款后,没有按规定的用途使用贷款,到期没有归还贷款的,不能以贷款诈骗罪定罪处罚;对于确有证据证明行为人不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因不具备贷款的条件采取了欺骗手段获取贷款,案发后有能力履行还贷义务,或者案发时不能归还是因为意志以外的原因,如因经营不善、被骗、市场风险等,不应当以贷款诈骗罪定罪处罚。”如行为人最初的动意是为了非法占有贷款,但在取得贷款以后将贷款用于正常的生产经营活动或者受到其他良好因素的影响,其当初的意图发生了变化,贷款期满即归还贷款,这种情形达到追究刑事责任数额标准或情节标准的,构成骗取贷款罪,未到刑事责任数额标准的,属民事欺诈性质。

反之,行为人取得贷款之前没有非法占有的意图,但在取得贷款后,客观行为表现出其主观上不愿归还贷款的情形,贷款期满后不予归还,达到数额较大的,也应认定构成贷款诈骗罪。